传奇战兵,喋血非洲 _非洲喋血传奇

往期推荐榜单:

★越南很多女人都想嫁到中国,我去越南买妻的经历!

★一号狂兵|卷土重回都市!喝最烈的酒,踩最狂的反派,征服最美的女人!

★和空姐荒岛求生的日子|飞机失事降落在荒岛,我和空姐们荒岛求生,在这里我是王……

★铁血柔情|女军医被劫持了,她刚才还为我处理过伤口,我怎能让她受辱……

★最强兵痞|退伍安排他当奶爸!看在孩子他妈貌若天仙他答应了……

第一章  喋血非洲

非洲,纳尔多邦,号称佣兵天堂。

这是一个没有国家管制的混乱地带,排名世界前十的佣兵团,大本营全部都驻扎在这里。

夜色深深,在纳尔多邦西部的草原上面,一辆加装了双联装20毫米高射机炮的皮卡车,正像离弦之箭一样疯狂疾驰,驾驶室里,一名全身穿着山地迷彩作战服的年轻男子稳稳的握着方向盘,拼命的踩着油门,一个穿着灰衬衫的白发老者,默声不语的坐在副驾驶位置。

皮卡车的车厢里面,四名脸上涂着墨绿相间的油彩的男子,清一色的山地迷彩作战服装扮,像狼一样充满野性光芒的眼睛,齐齐盯着车辆后面的方向。

在他们的视线中,二十多辆和他们同样装备的皮卡车,正在疯狂的追击。

“全都在防弹钢板后面躲好,我给后面这些混蛋送一些临别礼物!”一个身材高大的迷彩男子,一声令下,车厢里面的另外三人马上缩到了高射机炮两侧的防弹钢板后面。

这个迷彩男子,是中国龙隐特种部队的大队长萧震,和战友们一起,营救被世界排名第五的狱火佣兵团绑架的中国武器专家苏文哲教授,历尽艰险,好不容易将苏教授从被关押的地方解救出来,没想到被狱火佣兵团的人发现,他们浴血冲杀,以牺牲7人的代价,才九死一生的从狱火佣兵团里面杀了出来。

萧震鹰隼般的眼眸之中,充斥着血红色的凶芒,7名战友牺牲在他的眼前,让他这个带队的大队长,整颗心都在滴血,现在,报仇的时刻到了!

他杀气十足的右眼,紧紧贴着防弹钢板中间的瞄准孔,死死盯住冲在最前面的一辆皮卡车,将黝黑的炮口瞄准了过去,浑身上下,充满了狂暴的肃杀气息,双手紧紧按住发射柄,疯狂射出了充满死亡气息的密集炮弹!

“哒哒哒……”

一直静默不语的双联装高射机炮,突然疯狂的怒吼了起来,带着炙热气息的穿甲弹爆破在空中划过一道道灿烂到极点的红色轨迹,就像是像一条条愤怒的火龙一般,呼啸着扑向了冲在最前面的那一辆皮卡车。

“轰!”

一声爆响,那辆皮卡车直接被打爆了,整个车身在巨大的橘红色火焰中炸得四分五裂。

剩下的那些皮卡车,顿时减慢了速度,就在这时,每辆车上都同时响起了扩大器的声音:”都给老子快追,那个中国教授,死活不论,一定要把他们全都消灭在这里!”

一听到这道声音,所有追击的皮卡车,全都加速起来。

这是他们的团长黑龙发话了,之前严禁他们开枪,说要活捉苏教授,交给雇主赚大钱,所有的狱火雇佣兵都感觉很憋屈,现在一听说死活不论,他们顿时都来劲了,一辆辆车都开足了马力,坐在上面的狱火雇佣兵,齐齐将枪口瞄准了中国特种兵所乘的那辆皮卡车,疯狂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

班用轻机枪、冲锋枪和自动步枪,同时开火,密集的子弹在空中形成一道道恐怖的钢铁洪流,带着浓重的死亡气息,铺天盖地的射向了萧震他们那辆车,

数不尽的呼啸子弹,直打得防护钢板叮叮当当一通乱响,飞溅的火星几乎连成一片。

子弹与钢板的疯狂撞击声震耳欲聋,萧震却仿佛丝毫都感觉不到似的,充满野性光芒的右眼之中,一如既往的冷静,继续操纵双联装高射机炮,朝着后面的追兵,疯狂的射击。

这个时候,就看出来射击本领的高低了,萧震射出去的穿甲爆破弹,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非常精准的命中了一辆有一辆追击的车辆。

一团团耀眼的火光,从一个个爆炸的皮卡车上冲天而起,接连五六个车辆,都被萧震射出的狂暴炮弹轰得渣都不剩!

剩下的十几辆皮卡车,同时减慢了速度,朝着不同的方向四散奔逃,他们谁也没有信心,能够在比死神还要恐怖的萧震的手中讨到便宜。

萧震还没有来得及喘一口气,两架武装直升机就从远处追了过来,在距离皮卡车两千多米的地方,直升机上面的机关炮就同时开火,强大而又密集的恐怖火力,带着浓重的死亡气息,铺天盖地的射向了皮卡车。

驾驶车辆的那名龙隐特战队员,及时在后视镜中看到了武装直升机的攻击,连忙疯狂的急打方向盘,本来笔直前行的吉普车,顿时沿着S形线路疯狂奔袭起来,拼命躲闪武装直升机的火力攻击。

然而,两架武装直升机同时开火所形成的强大弹幕,覆盖了很大一片区域,虽然开车的那名龙隐特战队员的驾驶技术非常过硬,但还是没能完全躲避过去,好几发机关炮的炮弹,都打在了皮卡车的上面,哪怕是坚硬的防弹钢板,也根本就无法抵挡。

不过幸运的是,这几发炮弹,没有击中他们任何一个人。

此时,在他们前方一千多米远的地方,就是一片非常茂盛的原始丛林,只要躲进那个丛林里面,逃命的希望,就大大增强了。

开车的那名龙隐队员,直接将油门踩到最大,轰鸣的皮卡车,就像是闪电一样,朝着从丛林的方向极速狂奔。

萧震马上调转20毫米双联装高射机炮的炮口,瞄准后面追击过来的其中一架武装直升机,疯狂射击,每秒数十发的密集炮弹,以弹幕形式呼啸而去。

“轰!”

一声爆响,那架武装直升机的油箱直接被萧震打爆,在空中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团,无数的飞机残骸,像子弹一样朝着四周疯狂飙射,幸亏另一架武装直升机和它相距较远,不然的话,肯定也会跟着爆炸。

萧震大喜,他本来只是想用高射机炮的强大火力,吓唬一下武装直升机上面的驾驶员,最好能逼的他们不敢追上来,没想到竟然一击奏效,成功击落了一架武装直升机。

然而,萧震脸上的笑容还没有完全绽放开来,转而就变成了惊骇欲绝的神色。

“轰!轰!”

两声巨响,几乎同时响起,剩下的那架武装直升机两侧,同时亮起无比耀眼的火光,两枚威力巨大的空对地导弹,从狂暴的火芒中呼啸着喷射而出,拖着长长的尾焰,悍然直扑萧震所在的那辆皮卡车。

“跳车!”萧震猛然一声狂吼,车厢内的四名龙隐特种兵,同时飞身跃下了疾驰的皮卡车。

驾驶室内那名驾驶车辆的龙影特种兵,也在间不容发的最后一刻,抱着副驾驶坐上的苏教授,一起跳了下来。

“轰!”

一声爆响,两枚杀伤力惊人的地对空导弹,狠狠的射中了疯狂疾驰的皮卡车,橘红色的火光冲天而起,瞬间形成了一朵蘑菇云的形状,映红了整片夜空。

狂暴无比的爆炸力,刹那间将整辆皮卡车炸成粉碎,无尽的钢铁碎片,带着恐怖的破空啸声,朝着四面八方疯狂飞射。

所幸的是,所有的龙隐队员和苏教授,都安全躲过了这一劫。

不过,苏教授的右脚,却在跳下来的时候崴住了。

“快跑!”

爆炸刚刚结束,萧震就直接背起苏教授,拼命朝着前方的丛林跑了过去,其他四名龙隐特种兵,连忙快步跟上。

此时,后面的十几辆皮卡车,也开足马力,朝着萧震等人疯狂奔袭,上面的武装分子,更是同时举枪瞄准,一百多支长短枪支同时开火,强大的火力,形成了一个非常恐怖的弹幕,啸声连连的扑向了萧震等四人。

所幸的是,由于萧震他们这辆车,刚开始的速度非常快,双方拉的距离有些大,超出了追兵子弹的射程,他们顺利的躲过了这一劫,成功跑进了丛林的里面。

刚一冲进丛林,萧震就把苏教授交给了另外一名龙隐队员,厉声狂呼道:”你们快走!我断后!”

“不!大队长,我留下来断后,您先走!”其他四名龙隐特种兵,齐齐红着眼睛吼道,他们都很清楚,留下来断后的人,基本没有生还的希望,尽管如此,他们还是抢着留下来。

中国军人,向来无惧死亡,为了战友的生命,从来都不怕牺牲自己,看到追兵们越来越近,萧震不由大怒:”你们都干什么?都不把我这个大队长放在眼里了吗?要是你们有人的特战本领比我强,那就留下来!不然的话,就给老子滚蛋!别在这里拖老子后腿!”

“大队长,保重!”另外四名龙隐特种兵,连忙带着苏教授,朝着丛林深处快速跑了过去,他们知道大队长的厉害,在整个龙隐特战大队,论实战本领,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比得上萧震,这也是他这次亲自带队来营救苏教授的原因。

毕竟,他们的对手,是世界排名第五的狱火佣兵团,战斗力,比起一般的特种部队,丝毫都不损色,甚至犹有过之。

看到战友们都离开了,萧震的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无比强烈的恐怖杀意,毫不犹豫的取下了背在身上的QBU10式12.7毫米反器材半自动狙击步枪,直接瞄准了追在最前面的那架武装直升机。

杀意凛然,但是萧震的内心里面,却无比的平静,瞄准镜紧紧盯着武装直升机的油箱,快速移动,判断好提前量之后,早就蓄势以待的右手食指,轻轻一扣,超越音速的穿甲弹,精准无比的命中了直升机的油箱,一声爆响,火力强猛的武装直升机瞬间在空中化作一个巨大的火团,将整片天空都照亮了。

然而,就在他刚刚开完枪之后,突然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危机,如芒刺在背,连忙纵身跃起,一个侧空翻加一个前滚翻,快速而又轻灵的隐入了一片茂盛的杂草丛里面。

“咻!”

他刚刚闪过去,一颗带着恐怖破空响声的狙击子弹,就从他刚才站立的地方飞了过去,哪怕是他有0.1秒的迟疑,都可能性命难保。

萧震二话不说,提枪就朝着丛林深处跑了过去,不过为了掩护其他战友和苏教授,他特意选了一条和战友们不同的路线,时不时的放枪吸引追兵的注意力,结果一不小心冲上绝路,前面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断崖。

此时,再想回头,已然来不及,更可怕的是,他身上的子弹已经全部打光,而数十名狱火雇佣兵,却已经围了上来。

第二章  突闻噩耗

西北军区,一个不显眼的部队家属院,5幢304室。

萧渐离满脸喜悦的打开房门,还没看清屋内的情况,就扬着手中的一个信封,非常高兴的大喊道:”妈!我考上清华了!你……”

说未说完,萧渐离的声音就戛然而止,本来欣喜万分的脸色,瞬间变得目瞪口呆。

他愕然发现,母亲王熙然竟然呆呆的坐在沙发上,哭的像个泪人一样,而在王熙然的旁边,一个上校军衔的军官,正用十分歉疚的语气宽慰道:”嫂子,您节哀顺变啊!萧震大队长现在只是失踪,并不是牺牲了啊!凡事都要往好的方向去想啊,说不定他很快就回来了呢。”

“不是牺牲?”伤心欲绝的王熙然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浑身猛然散发出一股无比狂暴的恐怖气息,怒声质问道:”你以为我是傻子吗?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整整一个月了,你们都没有他的任何消息,我也没接到过他一次电话,你说,他要是安然无恙的话,能不给任何人联系吗?啊?”

“啊?什么?我爸失踪了?”本来兴高采烈的萧渐离,连忙一个箭步就冲到母亲王熙然的身边,异常焦急的问道:”妈,到底是怎么了?我爸不是龙隐特种部队的大队长吗?他怎么会失踪呢?”

“这个问题,就要问他了!”哭的像个泪人一样的王熙然,突然伸手指向那名上校军官,狂声怒吼道:”刘长智,你告诉我,萧震到底是怎么失踪的?”

“嫂子,对不起,萧大队长失踪的事情,涉及军事绝密,请恕我不能透露。”刘长智满脸歉意的回道。

“什么军事绝密,你不要给老娘扯这一套!”王熙然的双眸之中,猛然冒出两道堪比神兵利器的精锐寒芒,”想当年,老娘我也是你们当中的一员,只不过因为渐离的出生,我才离开了龙隐特战大队,你难道还怕我泄密吗?我们当特种兵的,哪个不是被调查过祖宗十八代啊?更何况,现在失踪的萧震,那可是我的老公,你刘长智最好的兄弟啊!”

“嫂子,我知道您当年确实是龙隐的一员,可是现在的您,已经转业到地方了,请您理解我的难处,你应该知道违反保密纪律的后果啊!”刘长智苦口婆心的劝道,他也很为难,恨不得将所有的事情都和盘托出,可是在部队铁的纪律面前,只能选择拒绝。

他和萧渐离的父亲萧震以及母亲王熙然,相识多年。

想当年,他们三个人都是龙隐特种作战大队中的精英,号称黄金三角,一起出生入死,完成了一个又一个艰巨的任务。

只不过后来,王熙然嫁给了萧震,在怀孕之后就离开了龙隐特种部队,先是退居到一个普通连队当指导员,然后就转业到地方了。

一晃十八年过去了,萧震早就成为了龙隐特种部队的大队长,而刘长智也成为了龙隐特种部队的政委。

“难道就真的没有任何的办法了吗?”王熙然满脸痛苦,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马上开口说道:”对了!长智,你看看能不能想办法把我重新招回龙隐,这样的话,我就有权利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不行啊,嫂子,这件事,我实在是帮不上您。”刘长智满是愧疚的说道:””如果你们非要知道事情的真相,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渐离去当兵,然后让他好好努力,只要他能够凭借自己的能力进入龙隐大队,我就会把所有关于萧震的消息,全都告诉他!”

“什么?想让渐离去当兵!这绝不可能!”王熙然一听就急了:”刘长智,你还是个人吗?我老公刚刚失踪,你就来打我儿子的主意了?难道你是想让我孤老终身才满意吗?啊?”

“不!嫂子,我不是这个意思!”刘长智连忙解释道:”我刚才只是说明实际情况,而且,您也知道,龙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单位,那可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就算是渐离真的进入了部队,要想成为龙隐的一员,也难于登天啊!”

“不!”正在这时,一直在旁边默不吭声的萧渐离,突然开口打断了刘长智,毅然决然的说道:”只要我进入部队,就一定能够通过自己的本事进入龙隐,我爸和我妈都能做到的事情,我没有理由做不到!”

说到这里,萧渐离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调整悲伤的情绪,对着伤心欲绝的王熙然说道:”妈,我要去当兵!”

“不行!”王熙然一听就急了,”你好不容易考取了清华大学,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读书!”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正在这时,刘长智的手机突然响了,他一看来电显示,马上接了起来,听完对方所说的话之后,连忙高声回道:”是!首长,我马上就到。”

说完,刘长智就挂断了电话,匆忙对王熙然说道:”嫂子,对不起,部队有事,我必须先回去了,等一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

一心想要知道父亲失踪之谜的萧渐离,怎能甘心刘长智就此离去,二话不说,一把抓起茶几上的水果刀,抢先堵住房门,挥舞着手中的水果刀,声嘶力竭的怒吼道:”刘叔叔,你今天要是不告诉我事情的真相,休想离开!”

“渐离,你干什么?快把刀放下!”王熙然一看儿子竟然敢这样威胁刘长智,顿时气坏了,杏眼一瞪,当即怒斥道:”难道你以为,拿把破刀就能威胁住你刘叔叔了吗?他可是和你爸差不多厉害的特战高手啊!快给我回来!”

萧渐离顿时沉默了,他非常清楚自己的父亲,到底有多么恐怖,眼前这个刘叔叔,要是真的和父亲差不多厉害的话,就算是十个自己,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啊!

怎么办?难道就这么让他走吗?

就在他一愣神的功夫,刘长智开口了:”渐离,你放心,我是不会对你出手的,快让开吧,我有急事。”

“哈哈哈哈!”谁也没有料到,萧渐离竟突然仰天大笑起来,直接把水果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略显单薄的身躯上上面,猛然向外散发出一股无比惨烈的凶悍气息,像被逼急的野兽一般,放声狂吼道:”他厉害?好!既然如此,那我奈何不了他,总能奈何得了我自己吧?刘叔叔,我再问你一遍,我爸爸,到底是如何失踪的?”

萧渐离的目光中,充斥着一种疯到极巅的嗜血凶芒,手中的水果刀,竟然直接划破了他自己脖子上的肌肤,触目惊心的殷红鲜血,顺着雪亮的刀锋,缓缓流淌,啪嗒啪嗒,一下一下的滴落在他脚下的白色瓷砖上面。

血迹,一点点扩大,空气中,迅速弥漫了一股非常浓烈的血腥味道。

屋内的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

王熙然和刘长智两个人都没有想到,萧渐离竟然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

“孩子,你傻了吗?快把刀放下!”王熙然抬腿就朝着抵住房门的萧渐离走了过去。

“妈!你不要过来!”萧渐离猛然一声狂吼,握着水果刀的右手微一用力,他脖子上的鲜血顿时流淌得更快了,”我知道,您曾经也是一名特战高手,但孩儿我多少也跟着您和父亲学了一点功夫,如果您再往前一步,我现在就死在您的面前!”

王熙然顿时吓得不敢动了,她非常清楚自己儿子的脾气,和他的老爸一样,向来吃软不吃硬,如果自己硬来的话,真有可能造成无法预料的后果。

旁边的刘长智,一看这架势,连忙跟着劝道:”渐离啊!你怎么能这么冲动呢?想知道你父亲失踪的下落,我们可以慢慢来嘛,先把刀放下,好吗?”

“你说出真相,我就放下刀!”萧渐离略显稚嫩的脸庞上面,充满了疯狂,丝毫都不肯妥协。

第三章   萧家儿郎

看到萧渐离满脸决然的样子,刘长智不由长叹了一口气,道:”也罢!看在你是萧震唯一儿子的份上,我就破次例,给你们透露一些消息吧,萧震失踪的地方,是在国外,那里非常乱,高手也很多,就算是龙隐里面的精英兵王到了那里,也很难讨得了好。我就算是告诉你们事情的真相,你们母子过去的话,除了白白送命之外,也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啊!”

王熙然脸色大变,可是萧渐离却无畏无惧,直接疯狂大吼道:”就算是不起作用,你也要告诉我啊?”

“不行!那个地方,只有神级兵王去了,才有全身而退的可能!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去送死啊!”刘长智的脸色,猛然一肃,道:”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了!”

“神级兵王?”萧渐离眼神中的疯狂之意,突然更浓郁了,”好!既然如此,那我现在就去当兵!无论如何,我都一定会成为神级兵王!到那个时候,我不管伤害我老爸的敌人是谁,都一定会把他们杀得片甲不留!”

随着萧渐离疯狂的呼吼声,他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盛,旁边刘长智的眼神中,突然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色,马上走到王熙然的身边,指着几欲发狂的萧渐离说道:”嫂子,您看,渐离现在这眼神,这气势,和当年的雷神多像啊!这孩子要是真去了部队,肯定是一个特战的好苗子啊!嫂子,不如您就让他去当兵吧,说不定,他真的就能成为下一个神级兵王呢!您也知道,成为神级兵王,是我和萧震这一辈子最大的心愿啊,我们俩是没机会了,可是渐离这孩子,还是有希望的啊!”

看到王熙然还在犹豫,刘长智突然压低了声音,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轻声说道:”嫂子,自从五年前雷神牺牲以后,我们龙隐大队,就再也没有了神级兵王,渐离这孩子,是您和萧震的结晶,集成了你们俩的优秀基因,肯定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神级兵王啊!我觉得,真应该让他去军营里面试一试啊!”

听了刘长智的话,王熙然顿时沉吟了起来,到底是该让渐离去当兵,还是不让他去呢?要是萧震在这里的话,看到渐离现在的样子,会如何选择呢?

一想到这里,王熙然顿时有主意了,银牙一咬,当即对着萧渐离说道:”儿子啊!如果你真的想当兵,那就去吧!不过,你要记住,到了部队,千万不能给萧家丢人啊!”

萧渐离这才放下匕首,任由伤口中的鲜血缓缓流淌,无比坚毅的说道:”妈,您放心吧,孩儿就算是死,也绝不会给萧家丢脸的!”

王熙然马上找出家中的急救箱,非常熟练的帮给萧渐离处理伤口。

而刘长智则深吸了一口气,用充满真诚的目光望着萧渐离,勉励道:”渐离啊,我在龙隐特种作战大队等着你,如果你到了部队以后,能在四年之内进入龙隐特战大队,就有希望成为神级兵王,到时候,不管你爸人在哪里,都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四年?什么意思?”萧渐离不由一愣。

“龙隐特战大队自组建以来,一共出过四个神级兵王,他们无一例外,全都是在入伍之后的四年之内进入龙隐的,而你父亲萧震,当年用了四年零三个月的时间进入龙隐,可就是这三个月的差距,使得你父亲他的实力,距离神级兵王,始终就差了非常细微的一筹。”

“我不需要四年!”萧渐离目光坚毅,无比自信的说道:”四年太久,到时候再想寻找我父亲的下落,实在是太困难了!我一定会用最短的时间,进入龙隐特战大队的!”

“好小子,有志气!”刘长智直接朝着萧渐离竖起了大拇指:”我在龙巢等着你!再见!”

说完,刘长智转身就走了。

“熙然,渐离,你们俩过来,我有话说。”正在这时,一道非常苍老的声音,突然从旁边的一个卧室中传了过来。

萧渐离和他的母亲王熙然,脸色不由都猛然一变。

王熙然连忙压低了声音道:”渐离,等会在你爷爷面前,一定不要提你爸爸失踪的事情,明白吗?他年龄大了,身体又不好,受不了这种打击了。”

“明白!”萧渐离连忙点了点头,强忍悲痛,和母亲一起走进了萧老爷子的卧室。

一个白发苍苍、精神矍铄的老头,正一动不动的端坐在卧室中靠墙放着的一张椅子上面,脸上布满了伤疤,有为恐怖的是,他的左眼眶竟然是空着的,连眼珠都没有。

不仅如此,他的左臂和右腿,也都不见了,尽管这样,他的腰杆仍然挺得像标枪一样笔直,浑身上下,油然向外散发着一股金戈铁马的军人气息,一看就是经历过无数血火硝烟的战场。

“你们俩都不要开口,听我说!”萧渐离和母亲刚一走进去,萧老爷子就开口说道:”你们刚才在外面所说的话,我都听到了。让渐离去当兵,我赞成!从军报国,本就是我们萧家儿郎最好的选择。”

说到这里,萧老爷子突然伸手指向床头柜道:”渐离,最上面的抽屉里面,有一个红木盒子,你把他它拿过来。”

“是,爷爷!”萧渐离马上找到红木盒子,递到了萧老爷子的手里。

王老爷子仅存的右眼之中,顿时充满了深情的光芒,就像是望着最深爱的人一样,细细打量着红木盒子,看了半响之后,采用仅存的右手打开木盒,从里面掏出了一根用子弹头串起来的项链。

“这根项链,陪着我足足有六十多年了,一开始,这上面只有一颗子弹头,一直到朝鲜战争结束,才达到现在这样18颗的规模。”萧老爷子一边抚摸着项链,一边充满回忆的说道:”这18颗子弹头,都是从我自己体内取出来的,也就是说,我已经在鬼门关走过十八次了!我们萧家儿郎,个个都命硬无比,就算是阎王爷,也休想轻易要了我萧家儿郎的性命,你们放心吧,震儿他一定还活着!”

“什么?爸,您是不是有什么消息啊?”王熙然顿时激动了起来,以为萧老爷子知道萧震在哪里。

“没有!”萧老爷子摇摇头,但是眼神却非常坚毅,无比肯地的回道:”不过我有预感,震儿他一定还活在世上!不管是谁,想要夺掉他的命,都绝不会那么容易!相当年,我孤身一人,被鬼子的一个小队包围了,还不照样杀了出来?我萧无敌能够做到的事情,震儿就一定能行!”

说到这里,他马上转头望向萧渐离,将弹头项链朝着萧渐离一递,道:”既然你要去当兵了,爷爷也没有什么好送给你的,这根项链,你就拿去吧,想当年,敌人喂了我十八颗子弹,但是我萧无敌所杀的鬼子和汉奸,可是这些子弹头的无数倍啊!渐离,你到部队以后,首先考虑的,应该是杀敌报国,然后才是寻找父亲的下落,明白吗?”

“明白!”萧渐离伸手接过项链,摸着这些久经岁月的子弹头,身体内的血液瞬间沸腾了起来,在心底暗暗发誓,决不辜负爷爷的期望!

“萧家儿郎,顶天立地,热血报国,无怨无悔!”萧老爷子突然用单腿站了起来,声若洪钟,一字一顿的说道:”渐离,你要记住,一旦穿上军装,就必须有军人的担当!头可断,血可流,军人的气节,绝不能丢!你能做到吗?”

“能!”萧渐离回答得斩钉截铁!

就这样,在爷爷的勉励下,萧渐离舍弃了读大学的机会,毅然决然的奔赴部队,成为了西北军区新兵营的一名普通新兵。

铁血生涯,就此开启!

第四章   丛林激战

西北军区,利剑特战大队训练场。

夜色深深,圆月高悬,皎洁的月光像水银一般倾泻而下,透着荒凉气息的训练场,仿佛披上了一层朦胧的银色细纱。

训练场西北角,一片广袤的森林,巍然耸立,繁盛的枝叶随着夜风不断起舞,发出沙沙的摩擦声响,一个脸上涂着墨绿相间油彩的列兵,身穿山地迷彩作战服,怀抱着通体黝黑的95式自动突击步枪,在丛林中快速穿梭者,无声无息的钻入一片茂盛的杂草丛中,像准备觅食的毒蛇一般,一动不动的潜伏了下来。

这个列兵,正是萧渐离,入伍已经半年了,硬是凭借自己的努力,从千军万马中杀了出来,成为整个西北军区之中,唯一一名以列兵身份,参加特种兵选拔的人员。

现在,所有的基础选拔科目都已经全部结束,只剩最后的实兵对抗。

他的对手,是军区利剑特战大队的正式队员,必须想办法在那些正式队员的全面搜捕当中,坚持24个小时,才算通过考核。

现在是晚上十点,实兵对抗已经过去了14个小时,只要他能再坚持十个小时,就可以成为一名利剑特战大队的预备队员了。

萧渐离刚刚潜伏好,一道急速奔袭的身影,就像是猎豹一样,朝着他这边狂速奔来。

他心中不由猛然一凛,马上收敛全身的气息,但是黑亮无比的双眸,却比任何时候都明亮起来,就像是盯住了猎物的恶狼一般,一眨也不眨的紧紧盯住奔过来的黑影,悄无声息的举起了怀里的95式自动突击步枪,朝着奔过来的黑影瞄准了过去。

一看到对方的头上和自己一样带着迷彩头盔,他马上就把枪口放了下来,只有参加选拔的人员,才戴迷彩头盔,正式队员的头上,全都戴着黑色贝雷帽。

“呯!”

正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道震耳欲聋的枪声。

谁也没有想到,朝着萧渐离奔过来的这道黑影,在枪声刚刚响起的那一瞬间,竟然被一块凸起的石头给绊倒了,当场摔了个嘴啃泥,非常幸运的躲过了后面的枪击。

萧渐离连忙朝着枪声响起的方向望去,结果发现是一个头戴黑色贝雷帽的中士,正举枪瞄准倒在地上的那道黑影。

一听到枪响,跌倒在地的那名参加选拔的军人,马上就在地上疯狂的翻滚,快速躲到了一颗直径近米的大树后面。

“小子,出来吧!你已经被我发现了,现在投降,还能少受点苦头。”戴着黑色贝雷帽的中士,随手提着枪,大摇大摆的朝着躲在树后的那名参加选拔的军人走了过去,浑然不把对方放在眼里。

好机会!萧渐离见状,毫不犹豫的举起自己的95式自动步枪,一动不动的潜伏在草丛之中,紧紧盯着那个利剑队员,无声无息的伸出了枪管。

他的右腮,紧紧贴在枪身之上,黑亮的双眸,闪烁着狼一样的野性光芒,屏气凝神,将全身的气息都收敛了起来,一点杀气都没有逸散。

他可是听父母都说过,厉害的特种兵,往往对危险有着未卜先知的能力,一旦敌人的气息稍有逸散,就有可能被他们发现。

萧渐离缓缓放慢自己的呼吸,尽量把自己想象成为一根毫无生命气息的木头,在瞄准好之后,马上停止呼吸,慢慢扣动了扳机。

“呯!”

一声枪响,那名正式队员的身上,顿时冒起了渺渺青烟,代表他被淘汰了。

而萧渐离也猛然从草丛里面窜了出来,快步冲到那个躲在树后的军人旁边,一把抓住对方的胳膊,就快步朝着丛林深处冲了过去。

“快!那边有枪声,我们赶紧过去看看!”正在这时,在距离他们三百多米远的地方,五名利剑特战大队的正式队员,听到枪声以后,齐齐朝着这边围了过来。

这五名利剑队员的脸上,全都涂着墨绿相间的油彩,眼眸之中射出来的精芒,比鹰隼还要锐利,矫健有力的步伐,敏捷而又灵动,踏在布满枯枝落叶的地面上,几乎不发出任何的声响,朝着萧渐离消失的方向追去。

被萧渐离救下的,是一名挂着少尉军衔的军官,他胳膊一甩,顿时从萧渐离的手中挣脱开来,边跑边说道:”刚才多谢了,我叫张佳,通信连排长,你怎么称呼?”

“首长好,我叫萧渐离,雄鹰侦察连列兵。”萧渐离微微一笑,回道。

刚一说到这里,萧渐离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非常不妙的感觉,整个脊背发凉,好像是被毒蛇盯住了一般,二话不说,直接一个虎扑把和他并肩奔跑的张佳压在身下,两个人一起朝着地上倒去。

“呯!”

就在他们俩刚刚倒地的那一瞬间,耳中就突然传来一声枪响,两个人不由都吓出了一身冷汗,追兵来了!

落地之后,萧渐离马上就抱着张佳一起,疯狂滚到了一块凸起的巨石后面,急匆匆的问道:”你枪法怎么样?”

“10发子弹,100环。”张佳无比自信的拍了拍怀里的95式自动突击步枪。

“好!”萧渐离马上说道:”我去吸引火力,你把敌人干掉!能不能躲过这次追击,就看你的了!”

说完,萧渐离就猛然一拍地面,整个人就像是猎豹一样,嗖的一下就窜了出去。

五名利剑正式队员,同时发现萧渐离,毫不犹豫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

密集的枪声,顿时响了来,空气中,迅速充满了硝烟的味道。

狂奔的萧渐离,刚一从巨石后面冲出来,紧接着就是一个前滚翻,险之又险的躲过了5名利剑队员的短点射。

与此同时,蓄势以待的张佳直接瞄准一个利剑正式队员,牢牢搭在扳机上面的右手食指,轻轻一扣。

“呯!”

一声枪响,一个利剑队员的身上,顿时冒起了一股青烟,张佳成功击中了对方身上的激光感应器,紧接着就借助巨石的掩护,悄无生息的躲入了旁边的一片杂草丛中。

一名挂着上士军衔的利剑正式队员,马上对着另外三人说道:”孤狼、野狼右路包抄,草原狼随我从左路出击!一定要把这两个小子生擒了,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

“是!”

四名利剑正式队员,马上两两分开,身上带着无比阴冷的肃杀气息,就像是四头准备猎食的洪荒猛兽一般,朝着萧渐离和张佳追了上去。

第五章  疯狂举动

黑压压的乌云突然铺天盖地的席卷了过来,明月与繁星瞬间就消失不见,整片丛林更是黑的可怕,简直是伸手不见五指。

萧渐离一动不动的躲在一棵大树的后面,快速回忆母亲教给他的特战本领,苦思突破眼前局面的方法。

在入伍之前,萧渐离的母亲王熙然专门带着萧渐离去了一个设在野外的私人射击场,一对一的强化萧渐离的射击本领,没想到萧渐离的射击天赋,竟然无与伦比的强,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整体射击水平就达到了普通特种兵的水准。

经过这半年在部队中的苦训之后,他的射击技能更强了。

四名利剑正式队员,就像是四个幽灵一般,迈着无比灵动的步伐,朝着萧渐离和张佳所在的位置,不断逼近。

张佳一动不动的潜伏在草丛里面,根本一动都不敢动,而萧渐离情急之下,突然想到一个主意,一把摘掉戴在头上的迷彩头盔,甩手就丢了出去。

“呯!”

“呯!”

两声枪响,几乎同时响起,迷彩头盔上面顿时冒起了一股青烟,头盔上面的红色信号灯,也突然亮了起来。

可是,两个开枪的利剑队员还没有来得及喜悦,萧渐离的就突然从头盔的反方向闪了出来,一个跪姿射击,干净利落的干掉了一名利剑队员。

“小子,我杀了你!”剩下的一名利剑队员,怒吼一声,竟然一把扔掉了手中的枪支,赤手空拳的冲了起来。

萧渐离不由冷冷一笑,刚要举枪瞄准,视线里面却突然失去了对方的踪迹,连忙一个侧滚翻躲入了旁边的一个凹坑里面。

“呯!”

“呯!”

他刚刚躲好,另外两名利剑队员就同时开枪了,不过却全都击了个空。

一直等待机会的张佳,也在这一时刻扣动了扳机,可惜也被对方躲了开去。

拼了!

“掩护我!”萧渐离突然怒吼一声,猛地从藏身的凹坑中冲了出来,疯狂迈动母亲传授给他的避弹步,利用林间树木的掩护,主动迎上了利剑特战大队的正式队员。

剩下的三名利剑队员,不由更怒了!

一个还没有通过选拔考核的新兵蛋子,竟然敢向他们发起反冲锋,这不是摆明了看不起他们吗?

“呯!”

“呯!”

其中两个没有扔掉枪支的利剑队员,同时朝着萧渐离扣动了扳机。

萧渐离的左臂猛然一麻,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射中了,但是脚下的步伐丝毫不减,在奔跑之中就还了一枪,不偏不倚,正好击中一名利剑队员的脑袋。

而张佳也趁机干掉了另外一名利剑队员。

正在这时,一道比猎豹还要敏捷的身影,突然从萧渐离的背后冲了出来,右臂就像是铁箍一样勒住了萧渐离的脖子,左手直接扣住了萧渐离的脑袋,用无比冰冷的声音,朝着张佳藏身的地方吼道:”出来,不然老子现在就拧断他的脖子!”

“你一个正式队员还偷袭,丢不丢人啊?快放开他!”张佳满脸愤怒的从藏身处走了出来,直接举枪瞄向了藏在萧渐离身后的那名利剑队员,可是对方藏得太好了,他根本就没有丝毫瞄准的角度。

此时,天上的乌云突然消散,皎洁的明月重新露了出来,张佳一眼就看到,萧渐离已经被对方勒得脸色涨红。

“放下枪!”对方的声音,更加冰冷了起来,萧渐离顿时感觉一股无比强烈的窒息感觉,猛然袭了上来,”不要怀疑我的决心,在这次考核之中,有三个死亡名额,现在,可是一个都没用上呢!如果你不听话,我不介意将第一个死亡名额,用在这个小子的身上。”

月光下,萧渐离的整张脸都涨成了猪肝一样的颜色,舌头都被勒得伸了出来,张佳见状,一把将枪甩到了地上,对着控制萧渐离的利剑队员恳求道:”求求你,放开他吧,再这样下去的话,他真的会死的啊!”

不!我不能输!

就在这时,萧渐离突然在心中,默默发出了一道无比凄惨的无声怒吼!

利剑特战大队的选拔,每三年才举行一次,如果这次错过了,那就要再等三年!

而只有进入了利剑特战大队,才能拥有通往龙隐特战大队的门票。

要是错过这次机会了,自己别说在四年之内成为龙隐的神级兵王了,就算是连龙隐的大门,也进不去啊!

不行!绝不能这样!

萧渐离彻底豁出去了,就在张佳和控制萧渐离的利剑队员争执的时候,萧渐离的右手,突然悄悄搭在了自己的大腿外侧,一把抽出了压了实弹的92式手枪,无声无息的用单手打开保险,啪的一下将子弹上膛,闪电般将枪口顶在了自己的肚皮之上。

“啪!”

一声枪响,带着狂暴威力的手枪子弹头,直接穿透萧渐离的肚子,又打在了他身后的那个利剑队员的身上。

突然受袭的利剑队员,手上力量不由一松,萧渐离马上从他的控制中挣脱了开来,转身将手枪顶在了对方的脑门之上,咬牙切齿,冷冷说道:”不好意思,你被淘汰了!”

萧渐离的举动,顿时震撼当场!

这个人,真是一名列兵吗?

就算是身经百战的特种兵,也不一定能做到像他这样吧?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如果说是在真正的战场之上,这无可厚非,可现在,仅仅是一场选拔赛啊!连演习都算不上!

到底是什么力量,在支撑着这个新兵,竟然使他做出了如此疯狂的举动。

“啊!萧渐离,你怎么能用手枪啊?那里面的实弹,可是留给我们应付有可能出现的野狼的啊!”张佳连忙快步冲到萧渐离的身边,看到他身体前后都被鲜血染红了,两行热泪,顿时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好!我认栽!”被萧渐离用手枪盯住脑门的利剑队员,用手捂着肚子上的伤口,满脸不甘的说道:”可是,你的左臂,刚才就已经被我的队友击伤了,按理来说,你早就失去战斗力了!你刚才的举动,明显就是作弊啊!”